歡迎訪問南京市水務局網站

宝盈国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報道

南京科學治水精準施策,重現“槳聲燈影”靚麗風景線;碧水長流石頭城,水清岸綠風光美
文章來源:南京日報  發布時間:2019-11-06 09:35  閱讀次數:此處顯示稿件總訪問量

今年以來,南京市水務局協同各區、相關單位深入落實國家、省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全面推進水環境整治提升取得明顯成效。通過科學治水,精準施策,多管齊下舉措,確保治水效果轉化為百姓看得見、摸得著、感受得到的民生實事,提升了廣大市民獲得感和滿意度。南京科學治水精準施策,重現“槳聲燈影”靚麗風景線。 

治水篇

案例一:“八字”治水法,清水塘真正實現“塘水清” 

清水塘位于秦淮河節制閘段與龍蟠中路之間,3.3公頃的水面匯集了整個片區的降雨,承擔著排澇調蓄的重任,還兼顧周邊居民親水休閑的功能。曾幾何時,因周邊小區密集且污水直排入塘,造成塘水渾濁黑臭,極大影響了城市景觀與人居環境。 

清水塘治理,制定了“拆、截、清、修、引、測、管、景”八字法。包括:拆除沿塘違建350平方米;整治污水排口5個,并完成片區雨污分流,確保污水不下河;清淤3500方;實施生態修復,打造“水下森林”;進行常態化補水;每周一次開展清水塘水質監測;強化河長巡查和“六長一員”的河長架構;打造水塘景觀。 

特別是“生態修復”。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清水塘在進行局部清淤后,由專業單位進行生態修復工作,采用“食藻蟲引導水體生態修復技術”,通過對水體進行清雜、底質優化改良、安裝增氧設備、投放食藻蟲、構建沉水植物系統、構建水生動物群落,實現水體的內源污染生態自凈功能?!敖涍^生態修復的清水塘達到了水體自凈能力,在幾次可能會影響水質的大暴雨中,清水塘都經受住了考驗?!?nbsp;

案例二:水生植物成為“清道夫”,月牙湖水質“魚翔淺底” 

西鄰明城墻,北依鐘山,南接秦淮河,49.7公頃的月牙湖是南京重要的景觀水體,更是秦淮“水清、岸綠、景美”總目標的關鍵一環。 

2016年河道綜合整治,2018年水環境提升……近年月牙湖的治理中,“八字”治理法再度發揮功效。特別是采用了“區域挺水、沉水植物群落”的方式:科學實施生態修復,打造湖心生態島,構建一片“水下森林”;直接清除多年積累在湖底的氮磷及有機質等污染物質,消除了內源污染;通過投放食藻蟲、游魚、螺類,種植水草、蓮藕,利用清除的淤泥修建適宜鳥類棲息生態小島等,構建穩定生態系統,水體透明度顯著增加,在2米水深范圍內都可清澈見底。 

目前,月牙湖水質穩定達到Ⅳ類標準,正在逐步向Ⅲ類突破。漫步湖畔,可以感受到月牙湖湖面更加寬闊,湖水清澈見底,水草清晰可見,沿湖配套設施出新改造,呈現出“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美景,群眾滿意度明顯提升。 

案例三:北十里長溝西支治理,昔日“龍須溝”如今變模樣 

再看南京城北的通江河道——北十里長溝西支的治理。原先沿線有66家化工企業,廢水直排進河,而且河道垃圾淤塞嚴重,是著名的“黑臭河道”。 

西支治理方案經過科學論證,把水環境治理同防洪排澇相結合,把河道景觀配套與生態修復相結合,做到“水陸同治、標本兼治”。一是拆亂整破,通過危舊房改造、城中村改造,累計實施沿線 4.1萬平方米的動遷拆違,退讓河道藍線,滿足河道的建設空間需求;二是水質提升,全線實施控源截污,入河排口實行定人、定口負責,嚴防嚴查河道周圍的工地、居民小區、餐飲、洗車等違法違規排水行為,加強水質監測,發現問題立行立改,2017年下半年以來,西支化工橋入江斷面實現了穩定達標;三是景觀提升,沿河建設 5.3萬平方米的游園綠地及 3公里的貫通綠道,打造供市民休閑、娛樂、健身的城市綠色空間,使過去黑臭河道變成了如今的“水清、岸凈、景美”的風光帶。 

前三季度南京省考斷面水質100%達優Ⅲ類,位列全省第一 

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今年1至9月,全市22個國省考斷面水質全部達標,優Ⅲ類比例由上年同期的81.8%提高至100%,位列全省第一;7條省控入江支流水質全部達標好于V類。上半年還順利通過了全國人大、省人大水污染防治執法檢查以及國家城市黑臭水體整治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檢查,治水效益初步顯現。 

146條原來的黑臭水體,已經達到“長治久清” 

我市有28條入江支流。今年以來,7條省控入江支流水質大幅改善,1到9月份實現逐月達省考目標。同時,針對2018年底市級監測指出的10條劣V類市控入江支流,現正全面開展整治工作。 

今年,南京劣V類水體整治將繼續有序推進,黑臭水體整治成效持續鞏固。據介紹,2019年南京計劃實施91條河道整治,目前已有88個完成可研批復、已開工81項、完工28個,同時還將通過健全工作機制、強化日常維護管理、加大排水許可執法,堅持建管同步,注重長效。 

目前,全市26條國省考河道有24條達到了“長治久清”,市考150條黑臭水體有146條達到了“長治久清”。 

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今年,南京市水務局及相關單位將推進金川河、外秦淮河、北十里長溝東支、城南河等斷面水質達標工作方案落實,確保7條省控入江支流斷面水質持續穩定達標;同時,加快市控入江支流治理和91條劣V類河道水環境整治提升,為2020年基本消除劣V類水體提供有力保障。

管理篇

無人機巡河讓治水“如虎添翼”

近日,在南部新城運糧河河畔,一架小型無人機騰空而起,在河面上空盤旋著。這是南京創新巡河機制,首次運用無人機高視野展現、全方位拍攝、無死角監控的優點開展巡河工作。巡查現場,無人機在運糧河流域上空來回移動,實時傳輸的畫面呈現在市水務設施管理中心的監控屏幕中。 

“無人機體積小、速度快、易操作,能夠迅速到達人、車難以到達的地方。另外通過無人機航拍取證對比,可以有效發現河道水質變化情況,準確把握水質背后的問題源頭?!笔兴畡詹块T人士介紹,無人機擔任“巡河員”,全方位、無死角觀察河道情況,不但可以高效排查、拍攝記錄河道是否存在垃圾堆放、河道漂浮物等情況,而且通過配備高光譜成像儀等設備,可以對巡檢河道中發現的重大水質問題,監測水質指標數據,及時監控河流水質、污染源、生活污水排放等信息。 

為進一步提升我市河道管理水平,鞏固水環境治理成效,市水務部門對26條、總計約70公里的國、省考河道,采用無人機巡檢方式,對河面、岸坡、排口、水體等內容進行立體全方位巡查。 

明年,南京市水務部門將進一步擴大無人機巡河范圍,對全市150條,約230公里已整治河道實施全面覆蓋。 

主城1400公里“地下管網”全面體檢 

雨污串流、污水下河一直是影響水環境的大問題?!啊咚弧瘑栴}一直是困擾南京市城市污水收集管網運行的一個難點?!蹦暇┦兴畡站窒嚓P人員介紹,污水管道內運行的污水,如果水位過高,部分污水難以及時順暢地通過污水管網,進入污水處理廠,從而有可能造成污水下河,污染水體。 

另外,雨污混接、破損、堵塞都是雨污水管道常見的問題。比如河床底下的雨污水管,因常年沉在淤泥之下,腐蝕嚴重,雨水井和污水井井壁常有滲漏現象,導致雨水和污水在井室互通,污水跟著雨水流入河。積少成多,如果不排查檢漏,將對水環境造成很大影響。 

今年,為了進一步鞏固水環境治理成效,迎接全國文明城市創建,市水務部門組織對主城城北、江心洲、城東、鐵北、仙林、城南6大系統1400公里污水管道進行全面排查檢測,修復雨污混接、破損、堵塞等雨污水管道常見的問題,從源頭上改善全市水環境,鞏固全市水環境治理成效。 

截至目前,6大系統排查工作已全面實施,其中城北片區已率先完成排查工作,江心洲、城東、鐵北系統預計年底基本完成,仙林、城南系統計劃明年上半年完工。通過全面排查管道設施缺陷、雨污水管道錯接混接、河水倒灌等情況,實施近2500處即查即改工程,全市污水系統提質增效明顯。 

明年底生活污水處理規模增80萬噸以上 

近年來,我市始終把污水收集處理設施的建設作為保障城市運行和改善人居環境的生命線,全力推進生活污水治理工作。目前,全市共建有城鎮生活污水處理廠59座(其中萬噸以上的26座),總處理能力為255萬噸/日。主城區現建有生活污水處理廠7座,總處理能力157萬噸/日,占全市總處理能力的61.6%。 

今年以來,市水務部門結合南京實際組織編制了《南京市城鎮生活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實施方案(2019-2021)》,力爭通過三年的系統整治,實現建成區污水管網全覆蓋、污水全收集、全處理,進一步鞏固我市水環境治理成效。 

目前,南京正在推進橋北、鐵北、城南等14座污水處理廠改擴建,預計2020年底新增生活污水處理規模80萬噸以上。同時為提高污水廠際調度能力,開始啟動了主城污水廠互聯互通工程,其中江心洲-城南連通一期工程、城北-鐵北連通一期工程已進場施工,預計2020年建設完工。 

城市河道有了“藍線規劃”保護

2017年7月1日,《南京市藍線管理辦法》施行,今年上半年主城區河道藍線規劃已通過市城鄉規劃委員會審議,正式發布。 

藍線是指河道工程的保護范圍控制線。河道藍線范圍包括河道水域、沙洲、灘地、堤防、岸線等以及河道管理范圍外側因河道拓寬、整治、生態景觀、綠化等目的而規劃預留的河道控制保護范圍。河道藍線是城市規劃的控制要素之一,是水務部門依法行政,指導河道建設和管理的重要依據。 

市水務局相關人員介紹,按照全國統一要求,在制定藍線管理辦法的同時,南京著手劃定河道藍線并編制規劃。編制過程中,南京對城市地表水體進行摸底,目前主城區河道水系調查完成,南京主城繞城公路以內水系大致分為城北片區、城南片區和河西片區,共有河道、明渠等地表水167條,總長280.1公里。編制河道藍線規劃的首要目的是保障水安全,遵照保護優先的原則,統籌解決主城區水資源、水環境、水生態、水安全問題。按照規劃標準,河道的山洪防治要達到50年一遇,重要河道防洪達到100年一遇,排澇河道達到20年一遇。 

目前,市水務部門已著手編制繞城公路以外主城河道藍線規劃,預計年內完成。 

供水篇

讓老百姓這樣喝上“放心水”,民生工程解決困擾百姓“煩心事” 

前兩年,由于老舊管道多處滲漏導致停水,玄武區富成大廈啟動了二次供水改造??墒?,由于新泵房選址落實不了,這項工程中途“卡殼”,導致多層居民一個多月沒有用上自來水。 

有些小區業主擔心開挖管道擾民;有的小區已經改造到最后一步,居民因為擔心打孔破壞裝修而不愿意更換水表……在二次供水改造中,類似的小麻煩屢見不鮮,所幸好事多磨,最終這些問題被一一解決。 

秦淮區雙塘街道三山花園小區二次供水改造期間,小區近300戶居民都十分配合?!熬用駛兌贾鲃拥酵饷嬲业胤酵\?,把小區道路讓出來給施工隊施工?!毙^物管工作人員說,改造前由于地下管道老化滲漏,物業公司平均每年要貼1.5萬元水費,水箱還要請人定期清理,每次都要花費約3000元。改造后,這些錢不用掏了,水務集團專業管理也讓居民用水更有保障。 

據了解,在市水務局、市供節水指導中心等相關單位工作人員的努力下,我市已于2018年完成主城區的二次供水改造,2019年起對江北新區、江寧區、浦口區、六合區和高淳區的部分居民住宅進行二次供水改造,177處目標任務截至9月底已完成80處改造,剩余也將于今年年底前全部完工。按照三供一業政策實施的烷基苯水廠供水范圍內的二改小區年內已啟動改造,預計明年45處小區將基本完成主體工程。 

供水環節層層把關,確保水質常年保持優良 

徐紅楓是南京市寧湲給排水檢測有限公司的一名負責水質檢測工作的員工。為了完成采樣工作,她和同事們經歷過各種“大場面”:有時要自己撬開窨井蓋,忍受化糞池的刺鼻氣味;有時是飯店的排污水,水面表層漂浮著層層油污;有些環境采樣不方便,為了能取到水樣,只能跪著甚至趴著…… 

據了解,為加強供水水質的檢測、監測工作,2007年起,南京市逐步建立起企業自檢與政府監測相結合、實驗室檢測與在線監測相結合、常規檢測與應急監測相結合的供水水質監管體系,全面實施《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106項全檢測標準,對公共供水企業及自備水廠的出廠水、管網水、末梢水及二次供水水質,按月、季、半年定期組織水質監測督查,實現出廠水106項水質監測“一廠一點”全覆蓋,供水水質常年保持優良。 

日供水量創新高,優質服務贏得百姓點贊 

南京今夏最高氣溫為38℃,連續高溫時段較長,日最高供水量屢創新高,突破去年最高日供水量369.04萬立方米,達到370.74萬立方米。 

南京水務集團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夏季居民沖涼、喝水多,用水量大,這是對水廠的生產能力的考驗。如果水廠不能開足馬力生產,比如日供水量要求是370萬立方米,而水廠只能生產350萬立方米,部分偏遠或者高樓層住戶家里可能就會受到水壓影響,用水困難或者水量比較小。 

我市順利通過了這次供水峰值的“大考”。據了解,為確保今夏高峰供水順利,南京市、區供水監管部門加強對安全工作的指導、檢查力度,落實省、市相關部門安全工作要求,開展拉網式現場巡查及重點督查,確保安全責任分解到位、安全隱患排查到位、安全措施落實到位、安全責任事故查處到位。 

水源地達標建設穩步推進,全天候監測不可少 

夾江、燕子磯、八卦洲(左汊)、上壩、江浦-浦口、固城湖、子匯洲、中山水庫、方便水庫……從2011年開始,按照“水量保證、水質達標、運行可靠、監控到位”的標準,南京采取隔離防護系統、監測監控系統、水源涵養和濕地水生植物修復、警示標識等一系列工程措施,不斷加強水源地達標建設,先后有8個水源地通過省級驗收,確保供水水量、水質雙雙達標。 

目前,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和文件要求,我市已基本完成縣級及以上城市水源地保護區的“劃”、“立”任務。所有水源地均已劃定了保護區,今年5月最新制作的縣級以上飲用水水源地矢量邊界圖已經上報給省環保廳。在設立保護區標志方面,水源地保護區界碑、交通警示牌等標志牌設置工作也已按照達標建設要求全面完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